关于“为啥这么热衷于世界杯”,世界杯期间我问了一个场场比赛必追的朋友,他给我的回答是:“还不是怀着中国队有一天能出线的心情看的,也总不能让日本总做亚洲独苗吧。”

后来又补了一句:“我小时候,爸妈给我从省队里揪回来,说我给他们‘丢人’。等我以后有儿子了,一定得给他送回去。”

世界杯1/8决赛,比利时VS日本3:2,日本out。镜头转移到看台时,那张由球迷撑起的巨幅海报,来自于《足球小将》创作者高桥阳一为这次世界杯准备的特制TIFO——穿着日本队服的太空翼高高举起奖杯,将每一个赛场球员和看台上观众的思绪拉回到过去。

一代中国人深爱着《足球小将》,因此而走上足球之路孩子却没有增多,但在日本,情况就不太一样。

1981年,《足球小将》风靡日本,无数年轻人疯狂地爱上足球,也改变了一代日本孩子的命运:中田英寿、本田圭佑、中村俊辅、香川真司······2002年韩日世界杯,16位球员表示因为看《足球小将》开始踢球,而国家队出征球员一共才23人。而在此之前的1978年,日本学校的体育课堂已经正式引入足球项目。

足球人口的猛增,给日本足球的临门一脚创造了基础条件。日本足球教父川渊三郎曾表示,“是孩子们的梦想,‘迫使’日本足球变得更加强大。”

1984年,日本第七届“麒麟杯”国际足球邀请赛场,日本队以1:0赢了中国队,在那之前,自李惠堂时代以来,日本队未曾超越中国已有70年。然而,从那时起,中国队再也未能扳回局势。

20多年的差距来自于哪里?若是对比起中国青少年的足球赛上座率与日本青少年足球赛的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小区联欢会与春晚的瞩目对比度。中国孩子踢足球,家长不同意,连孩子自己都有所顾忌,而仅有一海之隔的日本,孩子奔跑在绿茵场上,酣畅淋漓。

在日本,每一场比赛,无论大小,重要程度都是一样的,世界杯与社区足球比赛的重要度也可以划等号。

处处都是足球场的日本,给了孩子充分施展足球才能的空间。所有日本孩子从6岁开始自愿接受足球训练,带领年轻球队的任何一个教练员,都必须遵照统一的教学大纲。大纲的目标很明确,相对于标准的适合踢足球的身材来说,日本人是有缺陷的,那就用传球与控球技巧来补。

“只要你自己不放弃,足球不会来淘汰你,你总可以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一位在日本定居的中国妈妈说道。

除了日本著名的为世界所熟知的J联赛俱乐部梯队,已经举办96届的高中足球大会,自1917年开始,宛如足球赛事中的恒星,成为日本高中生“用实力说话”的最佳舞台。

纪录片《足球少年养成》再现了这场每年一度的日本足球盛事,与青少年在足球场上挥洒梦想与汗水的故事。2016年1月,第94届比赛,48支球队参加全国大赛,参加地方预赛的球队数总计多达4144支。全国大赛阶段的比赛全程提供电视转播,43家电视台机构参与其中。决赛当天,来到东京国立竞技场的现场观众竟多达54090人。

在日本,足球梦唤醒了一大批年轻人的“梦”,而在中国,很多青少年的足球梦止步于“梦”。

根据国际足联的统计,日本十八岁以下球员的人数超过七十万,而今,这个数值还在增加。足球,已经不知不觉融入了日本人的血液,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回到中国,直至去年青少年足球培训机构超过6000家,但超半数的机构学员人数不到500人。

川渊三郎曾在早时来中国考察,当被问及中国足球有何改变时,“没有改变”四个字,发酵了现场长时间的沉默。而在上世纪90年代,他还曾公开表示,“如果亚洲有球队可以拿到世界杯,那么一定是中国队”。

那时,踢球的孩子太少,让孩子踢球的家长也太少,比起昂贵的足球教育费用与付不起的教育资源,家长称其为“没有出路的瞎玩”,不如走“正道”,孩子则无法忍受自己因为踢球而被冠以“差生”的名号。

然而,情况正在改变。2018年2月18日,映魅咨询发布《2017年中国青少年足球报告》表明,2017年底,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已经达到2.1万多所,预计2025年增至5万所,在校经常参与足球人数将超3000万人。

青少年成为“足球小将”的梦想,不会因曾经的“观念”而改变,而会在越发充沛的足球教育关注度中,延伸出一片成长的“绿茵场”。“让孩子踢球”,而不是“让孩子把球踢走”,努力让更多的孩子接触到专业的足球教育,是中国足球打稳“地基”的关键一环。

中国足球,缺的未必只是技巧,更重要的是一种足球文化,和与绿茵场亲密接触的足球氛围。不仅要让孩子去踢球,更要让孩子爱上足球。

让孩子踢球,从来不是一件丢人的事。绿茵场不应该只出现在日本青少年的成长里,也同样是中国少年纵情奔跑的“梦想场”。

或许我们应该在领悟每场世界杯球赛胜负技巧的同时,将目光转向正躲在门缝偷偷看球的少年,带他们走向球场,走向“绿茵梦”。

若干年后,他们或许会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也或许会对身旁的子女说,“你爸从小也是个差不多的足球健将。”

Written by
adm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